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BC8148

学习、交流、放松

 
 
 

日志

 
 
关于我

性温和,喜交友,痴迷小麦育种十余载,愿交天下志同者,共勉共进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相信小麦本身的自我调节能力  

2013-01-16 14:58:14|  分类: 小麦育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东西是变化的,是动态的,不是一成不变的,更不会像我们自己想象的那样儿。

       2011年的小麦播种季节,我在河南漯河期间,发现那里的农民也在使用较大的播种量。原来我一直是认为北部冬麦区的小麦播种量较大,大到一般都接近或达到了每亩成穗的指标(每亩30—40斤的播种量),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河南的某些地区或某些农民也是这样儿。这里是“黄淮”麦区,是聚优良的小麦品种和成熟的小麦栽培技术以及相应较高的小麦产量于一体的小麦“圣地”,不考虑环境条件,不管品种特性,不顾播种期早晚,一味的跟风追求小麦的“大播量”是不应该的,至少是不应该发生在这里。

      就漯河这里的小麦“大播量”的问题,我就地询问了一些与小麦相关的人士和当地的一些农民,没有那一个人能够还如同我想象一般,按照“以产定穗,以穗定蘖,以蘖定苗”的“法则来制定小麦播种量的。有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一个家里有三亩麦地地的农民,在种子公司买了100斤种子回去播种,结果种子不够了,就又来买走了50斤。真的不怕多啊!朋友告诉我,有“良种补贴”,农民觉得种子便宜,所以不怕用种;另外农民愿意看到小麦一出苗就满地绿,如果谁家的小麦出苗“稀少”会遭到别人家的笑话。是的,我也是有同感,种子过于便宜了,如果种子的价钱涨到了5块钱一斤或更高些,相对的是否会有人就要“心疼”一下呢?就会少用一些种子呢?

       我们漯河试验地相邻的一块麦田在农民进行播种时我到跟前去观看,农民告诉我说每亩下种有30斤。每亩30斤的播量,季节不对呀,这里才是10月的10号啊,太早啦!

       农民地块的上一茬是玉米,属于秸秆还田的那一种,整地的质量不是很好,土壤很干,地表的坷垃和玉米秸的杂物也不少。按照这种情况,这块地播种后出全苗很难,所以每亩30斤的播种量也许还行。哪曾想,农民播种后的第二天,这里就下了不小的雨,完全的解决了墒情不足的问题。也正是由于战场降雨,导致了我没法下地干活,从事我们试验地的小麦播种工作,耽搁了两天,在我们刚刚播种完时,看到相邻地块农民的麦苗都出齐了,用我的话说是接近满地绿。看到农民麦田里这样儿的苗情,我心想这块麦田完了,很难好了,基本苗太多了。我在回北京之前还拍了这块麦田的照片,并告诉我的朋友在冬前给我再拍一些照片,我要看看那时表现咋样。

       简单节说,从这块麦田的播种到成熟收获之前,我一直都在关注这块麦田,最后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预料中的情况没有发生,也就是倒伏没有发生,群体过大没有发生,田间严重郁闭也没有发生。具体的说,到了今年的四月下旬,我就发现这块麦田什么危机情况也没有,于是我取了几个点,查了一下亩穗数,最多的地方也就是每亩44—46万,较少的地方也就是40万多一点,种植品种是周麦22,。当时给我的感觉是:小麦的自我调节能力太强了!

       周麦22在我们单粒点播的时候,叶片较大,较宽,但密了以后,叶片小了,甚至有些还表现了叶态上举,在田间整个群体不小的情况下,田间环境的通透性还很好。这里就牵扯出了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小麦育种选种圃如果都是在单粒点播的条件下,我们很难会发现谁的调节性好,谁在群体状态时表现得更加的适合于整个群体的生长和生存?

       农民的意愿我们没有能力去违背和干涉,哪怕我们有更多和更好的理由,也还是派不上用途。现如今农民采取的“大播量”肯定有他们的道理,最明显的道理就是“大播量”产量高。

       我记得,前些年有到我们这里来买种子的农民哥们儿,他们向我询问每亩播种多少斤时候,我傻瓜似的还给人家讲什么播期与播量的关系;品种与播量的关系;整地质量与播量的关系等等等等,甚至还用了什么“以产定穗,以穗定蘖,以蘖定苗”类的一套没用的理论来给人家“上课”,真是用心良苦啊!当人家走了以后,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以后别再跟他们(农民)说这些定小麦播种量的理论了,他们没有人听,且在农民那里,少播就是没有多播产量高。朋友的话我当时还没有真的承认或服气,但后来我逐渐的发现,还真的是这样儿——大播量产量高。

       更加气人的是,农民不管是什么样儿的品种类型都敢“大播量”,且我们没有听到有什么我们想象中的不好。

       什么原因?还是小麦品种的自我调节能力已经超出了我们的理解和仅有的认识能力。

       我们是搞小麦育种的,眼前的现象逼迫着我们不得不试图改变我们自己的一些什么,不然我们就会是永远的外行,永远的跟不上时代的脉搏,长此以往即使是影响不了什么大局,影响不了小麦生产,但也绝对会影响我们自己的进步与提高,会使得我们自己的产品不能够适应这种现状,难以发挥应有的作用。

       没事儿时,就小麦播种量最大极限的问题我查阅了一些东西,我忽然发现,在1958年的12月份,一个国家级的研究机构做了一项关于小麦播种量以及相关数据的调查。这个调查涵盖了北部冬麦区和“黄淮”麦区的183快麦田,小麦每亩播种量以50万粒为一个档,共分成了14个档,播种量从每亩30万粒一直增加到652万粒(“斤籽=万苗”),其中最高的是河南西平和河南偃师岳滩的试验点,每亩达到了700万粒。这个研究最后边有这么一句总结性质的话:“一般高额丰产试验田以不超过150万株密度为宜,过分稠密的麦田,建议最好及时进行部分的疏苗工作,使剩余的植株能健壮生长。(庄巧生论文集)”

       什么意思呢?斤籽万苗,150万株的密度就要每亩播种150斤,打多少产量啊?三要素是怎么分配的?是那个年代的问题还是每亩实际面积与今天不同,难说。真的咱不敢在瞎查了,几百斤的种子在那个还缺吃少穿的年代就敢往地里扔,那么,今天的农民哥们儿往地里扔几十斤,相比之下真的不多啊!

       看了这些,我真的在想,什么都有可能。难道这就是“大跃进”时期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即使是没有,我们也总该试一试吧!

       每亩150万基本苗,应该是纯粹的独杆成穗,这种类型是否叶片夹角小些和分蘖发生慢些或少些更好呢?具体地说就是最早我们极度欣赏的纯北部冬麦区的幼苗匍匐类型不好呢?尖穗和穗码稀的类型不好呢?这些我都不敢说,但有一点我敢肯定,就是“大播量”的小麦种植方式一时半会改变不了,很可能还有被加强的趋势,那么,我们就有理由顺势做一些这方面的研究,包括超大播量的种植试验,150斤有点多,60斤如何?70斤可否?;这里也包括我们今后的适应大播量的(株型)类型育种。当然,这些试验研究都应该在相信小麦有一定的自身调节能力基础上发生和进行。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