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BC8148

学习、交流、放松

 
 
 

日志

 
 
关于我

性温和,喜交友,痴迷小麦育种十余载,愿交天下志同者,共勉共进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捡  

2013-01-07 08:26:51|  分类: 小麦育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11月20号,2011年再有50天就被我们混没了,对于很多人来说,是该做年终总结和造来年计划的时候了。

        每年的年终总结,我一直都在做,虽然不是别人要求的。因为自己把自己在这一年里干的事儿虑论一下是有必要的,一来它可以明确自己做了哪些有亮点或有起色的事,可以继续的深入,同时也通过这些增加一下自己的信心;二来是找到自己在将要过去一年时间里的不足与失误,特别是那些要命“硬伤”发生的原因,对于这些“硬伤”我们“伤不起;第三,总结是为了来年计划的铺垫。

        但我逐渐的发现,总结可以;计划不易。

        在多年的小麦育种经历中,没有那一个、那一年的计划能够按计划完成,有的即使是第一步完成了,第二步、三步也总会出现一些问题,导致其结果的“易位”,小麦育种的连续性太强了。比方说,我们按着计划组配好的杂交组合,做成了,却被虫子吃了;收获了好的品系参加了产量试验,但由于地力不匀,数据没法统计;参加区域试验的品系,已经到了生产试验环节,但自己繁育的备试验种子捂了、霉了,等等,等等,诸如此类频繁发生,就养成了我们对计划完成情况总没有把握的习惯。虽然计划我们照做不误,计划的实施也没有问题,但结果要看“天意”,是“天意”决定了了我们计划完成的成败。“天意”偏向了我们一边,我们的这个环节就“捡“到了,如果“天意”不论我们这一套,我们的这个环节甚至是上一个环节的继续部分都“白搭”了,所以,“捡”就成为了我们计划完成和目标实现的“主角”,而如此这般,我们也无奈的接受和习惯了。

        小麦育种必须是一件有计划的事儿,这些计划包括近期的和长远的计划,近期也许是一年、两年、三年五载,而长远则是无限,您把它定成十年八年不嫌少,三五十年不嫌多,这完全要看一个人对育种的理解和自己的“底气”。如果在前边我们的计划完成的顺利,我们会把接下来的计划制定的更长远,修缮的更加的完美,但如果总像我们这样儿,总是靠“捡”,就会没有心思去设计更加长远、完美的计划了。具体地说,就是我们不得不关注试验田的土壤肥力任何?地下害虫是否有发生了?杂草除的效果咋样?几个产比小区的出苗不好咋办?等等等等,很要命的。有一句话: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而我们的近忧就已经把我们搞得焦头烂额,那还会或还敢有什么远虑呢。

        所以,很长时间了,我们是被动的。而被动就标志着没有主动的“出击”,没有主动出击的战役是被动的战役,是不会有大胜的,因为信心有问题。

       对于小麦育种,很多的人在不了解的情况下把它看薄了,他们认为干这事儿不用太多太大的财力和技术手段的支撑也可以进行,可能他们还能够举出案例,但他们错了,他们没有真的介入小麦育种,不了解小麦育种以及小麦生产的历史、现状和未来。中国的小麦育种走到了今天,应该说是成绩不小,成效显著,但接下来的小麦育种该怎样走?高产目标定在了哪里?凭什么?通过生产形势分析,最要命的是什么?有没有解决途径?等等,有谁能够告诉我?前些天,我偷看了一下《2010年全国小麦区域试验汇编》(说偷看是因为我没有),看了一下小麦育种较牛单位的近期“出货”的组合,给我的感觉他们在组合思路上好像也没有什么太高明的招和思路,没有出现“阶梯”式,也混同了一般的同我一样的农民育种。江苏农科院现在已经退休的赵寅槐先生早在二十年前,在论述杂交小麦的丰产性时有这么一段话:“随着常规品种产量的提高,杂种小麦选育,需要有更高产的亲本(因为,高产的杂种来自高产的亲本)。杂种小麦的亲本选育,要在常规品种的基础上自称体系。对于某些性状,要有超前的观点。” 对于赵寅槐先生的“自成体系”和“超前观点”,我不晓得别人是怎么理解,我的理解是我们自己要有自己的“阶梯”材料,而这些“阶梯”材料是在我们“自成体系”和“超前观点”的背景下建造起来的,而绝不是等着“捡”,或“捡”来的。

        我在早前的一篇博文中说过,全球气候变暖的大趋势不可逆,而不可逆的结果就是逐渐变暖的气候不利于小麦生长和生产,虽然我国近些年一直在说小麦在增产,特别是今年只有我们国家小麦的增产至高产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我们不管它是什么原因,我不看好这些,不是咱们反动,我的确认为这倒好像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不知有谁和我有同感?

        面对今后小麦生产的复杂形势,面对全球人口的七十亿以后的增长,面对近几年除了我们国家以外的各产麦国小麦单产的降低,我们如若还用“捡”的意识来干这些事儿,来对待我们的小麦育种,那么,有一天,也许就是不远的一天,我们就会受到惩罚,同时我们也对不住还一直在指望我们能够吃上馒头的父老兄弟。

        “捡”,对于我们任何人都不陌生,有人这样的“捡”到过,也有人那样儿的“捡”到过,甚至“捡”的还曾经的比较容易过,但绝不证明我们如此的“照方抓药”就还能够成功,因为有些“方子”不可能包治百病。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