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BC8148

学习、交流、放松

 
 
 

日志

 
 
关于我

性温和,喜交友,痴迷小麦育种十余载,愿交天下志同者,共勉共进

网易考拉推荐

“栽培学”的困惑[张世煌]  

2013-11-21 10:29:39|  分类: 名家名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搜狐博客“中国玉米网”2008116日发表的博文,很有借鉴意义。

 

最近,有幸参加了一次玉米“栽培学”的聚会,感受颇深。首先,“栽培学”界似乎人心比较齐,显得团结,至少表面上一团和气。他们召开学术研讨会,每人报告10分钟,只许报告,绝不讨论和提问,整个会议报告只安排一天时间,可谓一气呵成,容不得你思考和讨论,更不要说提出质疑了,这是很中国特色的学术研讨会,但不值得借鉴。

玉米“栽培学”界科技人员的水平参差不齐,但有两个互补的特点值得育种界人士学习和借鉴。一是实践性很强,许多人在第一线勤勤恳恳埋头工作,发现了很多基层的生产问题,并设法去解决。缺点是不抬头向远处看,实验设计和数据处理能力普遍低,缺乏科学研究的素养。这就降低了研究内容和研究成果的总体水平与社会意义。但是,来自黑龙江农垦科学院的科技人员所做的工作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科技人员就应该去解决生产中的重大问题,提高生产力水平。不同层次的专家应该从不同角度做工作,为生产做贡献。对于这样来自基层的工作成绩和实践经验,如果有人站出来从理论高度和产业角度进行总结和提升,将是大有裨益的。另一个特点是具有明显的理论意识。这是育种界特别缺乏的治学精神。至少有那么几位专家、教授的报告具有明显的理论引导作用,一看就知道,他们基于国内专家的大量实践,还参考了国外的文献,提出一些理论探讨。这对学科发展有积极的促进作用。充分利用实践性和理论性互补的特点,就可以互相提高,最终才能提高学科的整体水平和能力。

玉米育种界心态浮躁到连大学教授都顾不上思考理论,一头扎进钱眼里,所以育种界的理论滑坡就非常严重。今后育种界“补课”,首先是教授们需要补课,然后才有基层科技人员的补课。补课补什么?首先要重新拾回公益性这条原则。第二是培养理论素养。第三是重视人才培养。有了这三条,才能对自己和对全国种业界的同行开展补课行动。

暴露出的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许多从事“栽培学”研究的科技人员不擅长统计分析,甚至不知道对实验数据作基本的处理。有的科技人员不会正确地制作图和表。这就限制了科研成果的理论性和普遍意义。许多幻灯片做得不好。文字和表格太多太滥,似乎什么都是重点,于是就没了重点。我认为,表格最好就是3栏,行数也不宜过多。什么事情过多了反而不好,达不到目的,也失去了形式的意义。这就要掌握数据浓缩和提炼的技巧。图的格式选择不当,该用线形图的却用了柱形图,而且不做回归分析和相关分析。只是数据的罗列而没有抽象的过程。这是普遍的毛病。一般我们做农业研究,涉及到两个或多个因素之间的关系,用图来表示很直观,但还需要对图形抽象成数学模型才能判断是否具有普遍意义。不使用模型,而沉迷于非常细微的讨论和数据的罗列,这不叫科研,只是个匠人而已。

提高数据处理和制作图表的能力,首先是学习好数理统计学。这是基础。但只有书本知识不够,最好的办法是大量阅读国外权威杂志的典型文章,耳濡目染,看得多了,自然潜移默化地从中学习这些技巧和能力。那些不善于处理数据和不擅于制作图表的人,一看就知道平时不看或很少阅读国外文献。表面看显得很质朴,其实是研究水平很初级,很笨拙,浪费了大量信息。真是可惜了了。

一个年轻博士用许多非常好的材料,设计了一个很不错的庞大实验,获得大量试验数据,但遗憾的是他不知道如何处理数据,更没有统计分析,所以白白浪费了大量资源和数据。从他的报告里几乎得不出任何有价值的结论。这种研究方式连我在墨西哥工作时的科研助理的水平都达不到,这表明思路不清晰,因而不可能成为学科发展的领头人。

一些年轻人虽然做了很多细致的田间工作,但暴露出分析能力低,抽象出结论的能力更显得不足。当我们发现一个现象的时候,比如几十年来玉米品种的淀粉含量上升,蛋白质下降,这是现象,可能是事实,但进一步分析则要寻找关系,绝不仅仅是两者的关系,而是与其他变量之间的线性或非线性关系。数据都已经有了,但我们的年轻人却一点都不往那边去想,更不往那边去做。这就失去了机会。

一些年轻人观察到许多现象,但是缺乏进一步试验数据的证明。似乎很多人就不大善于设计这类试验,这是由于眼界狭窄,读书少,平时积累不足的缘故。这是普遍缺陷,解决这个问题的途径是开展针对性的培训,提高试验设计和数据处理的能力,提高青年人的研究水平和论文写作能力。

通过交流,我更加深了自己的一个想法,即数学是世界观的基础。我这里的意思是传统思想方法和文化特征过于细微,导致许多人特别喜欢不厌其烦的没头没脑的穷分析,而忽视抽象和概括能力;注重局部,而忽视跳出来从理论高度进行抽象的思维加工过程。我现在能够找出的原因还很不全面,只注意到理论基础不扎实,读书少和基本上没很好地掌握统计学技术。似乎这两者很难分得清。我的意思是说,文化束缚和技术缺乏共同作用,导致研究能力低下,特别是理论研究能力低下。

还有一个问题,我始终拿不准。思想方法的欠缺是否与我国科技人员对“栽培学”的定位失误有关。这是中国特有的术语,国外没有这门科学。如果你跟外国同行讲某某人是栽培学家,他会坠入五里云雾中,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在国外叫做作物生理和生产管理。也有的直接叫做生产管理(Crop Production Management)。这里的关键词是管理二字。这是一个实事求是而且理论联系实际的学科概括,是一个贴切的术语。而我们却把对花草的栽培当作是农作物的栽培。这是解放初期翻译国外教科书的时候理解失误或用词不当造成的,从此将错就错,一直延续至今。它的弊病是使科技人员始终没有采取钻进去和跳出来的往复过程,只是一个劲地死钻,不会往外跳,不善于抽象,且不说还比较脱离实际。许多人不愿意提生产管理科学,喜欢栽培学这个称谓,更喜欢称自己是栽培学家,不喜欢农学家(Agronomist)这个称呼,似乎这样一来就抬高了自己。其实没有必要。如果你要说自己是栽培学家,人家可能就不找你说事了。人家要找的是农学家(Agronomist)。

为什么农学界独有些老朽死抱住“栽培学”这个由翻译错误延续下来的概念不撒手?似乎回归到Crop Production Management就是大逆不道,就是要玷污一门纯洁的科学领域,似乎回归到Agronomist就是不尊重这些专家教授。我倒认为只有那些弱势群体才特别注重名分,特别在意别人如何称呼自己。这本质上还是在其他学科面前的自卑心理在作祟。这是中国特色,因为在中国育种的力量太强大,国家投入最多,受到的重视也格外多。这是中国农业现代化进程与西方国家的不同之处。西方是从机械化到化学化,再到良种技术,而中国恰好相反。但作为农学家自己要明白自己的分量,不能自我贬低。我倒以为,敢于把流传已久的错误概念纠正过来的人才是有理论实力的表现,但这需要勇气和智慧。

可能是过去几十年里过分宣扬自力更生,过分贬低西方国家,孤立地强调创新,导致许多科技人员已经习惯了不阅读文献,不读书。长此下去,自己怎样写书,怎么写论文?创新也就无从谈起了。孤立地强调科学研究的创新性,忽视科学研究的继承性、系统性、基础性和累积性,大家都在空中楼阁里搞创新,能搞出什么结果来?且不说还导致互相封闭,孤军奋战式的科研精神,自然就会葬送一批有为的青年科技人员的前程。

有些从国外招聘回来的青年科技人员以为自己能力很强,招聘回国后更是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几乎大多数海龟们都是自成体系,独立组建实验室,几乎很少有加入现有科研团队的。一般招聘单位也都对这些海龟很纵容。他们在国外工作期间可不是孤军奋战的,都是依托在一个强大团队里的一个小卒子而已,怎么一回国就自以为是起来了呢?自己在国外成长得快,是因为国外有一个好的团队把自己烘托起来的。国内没有这样的团队,所以回国后工作就会遇到困难。我认为有志青年应致力于建设一个好的团队,或者先参加一个较好的团队,自己发挥建设性作用,然后逐渐提升团队的整体水平。在这个过程里,自己也成为骨干和领头人。现在,招聘来的人才都一个一个地孤立起来,被纵容得失去协作精神,把国外的好东西丢在脑后,却纵容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厚黑元素,只能是毁掉一批人和至少一个时代。在中国玉米界,好的创新团队大概只有2-3个试验室。我这里算一个,张福锁那里算一个,还有一个在外省。其他单位普遍的不敢恭维,因为团队首领自己就软弱,就有瑕疵,怎么带领别人?

玉米“栽培学”界的科研方向恐怕需要探讨。那些没有用的所谓“超级”研究支配着这次会议。我把“超级”比作是锦上添花,这是好听的,说得直白一些,叫做帮闲不帮忙。帮闲一般比较容易做到,而且不伤及自身利益,相反还会有好处。而真正需要帮忙的事情却没有人愿意去做,因为真正需要帮忙的事情都很困难,没人支持,真正需要创新的反而经费少甚至没有经费,还有失败的风险,进展缓慢就更不要说了,所以能躲就躲。育种界也有这样的典型情况。这是当今中国知识分子的普遍毛病。这个毛病很糟糕,损害了风气,还损害了很多年轻人,工作不踏实,学会了投机取巧。

科学家不能抱残守缺。过去的一些知识、理论和技术要随时更新。科学技术是时代的产物,脱离了时代就是脱离实际,就是偏离未来的方向,因此科学技术不可能停滞在那里。但作为个人则是随处可见的现象。农业学大寨时期的技术就不能向后延续。老牛拉步犁时代的技术今天要让位于机械化作业,从而引发一系列技术都发生变化。不仅仅是粮食安全的需求压力迫使我们思考新的理论和技术,环境压力也迫使人们重新评价以往的一些理论和技术。比如地膜覆盖技术,间作套种技术,超量施肥等,这些技术都遇到了挑战,但是缺乏有效的替代技术。在新的生产条件下,秸秆还田、有机肥加工和施用、农机与农艺协调等,育种目标和技术路线等都缺乏系统研究。畜力牵引的种植方式所发展起来的“栽培”技术适应不了机械化作业的需求,那时候没注意机械化前提下的生产技术标准化。今后,不但要研究标准化生产技术,首先技术研究本身就要标准化和规范化。这决非单项技术措施就可以解决的,需要多学科共同努力才可见效。

“栽培学”的困惑[张世煌] - abc8148 - -JBr-的个人主页分享到: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